2002_任逍遙 賈樟柯導演 華語電影

隨風飄飄天地【任逍遙 Unknown Pleasures】賈樟柯2002✪腦粉影評✪2018

【就像是一枚楔子,從青春就將我的人生轉了一個折; 我隨著以為的愛人浪跡天涯、遊走他鄉。堅毅的目光,像是不畏世俗坦然地等待風雨漸平的日子到來; 我踩踏著的步伐,用腳尖落地卻踮著腳跟小心翼翼。平凡的日子像是玻璃般,必需得用心呵護著,更無壤經得住大風大浪; 人生亦不過如此而已,所有改變不了的都稱做無奈,可以改變的美其名是人定勝天,殊不知應是天意注定。瞧瞧有多可笑,青春向小鳥般直直往前飛,而且飛去不再飛回; 好花若凋謝不再開,像是青春逝去不再來,所以在人們心中的愛情,不會永遠存在。】他們的青春,瘋狂的像社會邊緣的浪子,對抗權威; 而內心投射的憧憬,恰恰和現實生活中的不得志衝突,形成愛情與社會的排擠。《任逍遙》為故鄉三部曲的最終章,這次更豐沛地著重在愛情及友情,即使想與世界抗爭,其實都只是幻影; 而或又是因為充滿悲觀,反而能夠更促使人們在現實中懷抱更強大的夢想做為抗衡。打擋車在沙礫堆中怎麼也無法前行,發動、熄火這樣重覆了許多次,小濟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挑戰當下最現實的困境。當終於發動駛過那一小小的坡後,點燃了一根煙,彷彿在為自己方才堅忍不拔的毅力致敬。

 

小濟和斌斌在一次因緣際會下認識了舞蹈表演家巧巧,小濟深深愛慕上巧巧,或許這也沒有辦法稱之為愛情,從另一角度看或許是羨慕,因為巧巧擁有著和他們這些平凡人不相同之處。當這個地區正進行著市場經濟後期的分崩離析,血氣方剛的少年小濟和斌斌只是大環境下的一個縮影; 他們有時候瀟灑的把額前掉落的髮絲不經意的向後撥起,或是意氣的依循巧巧的腳步追逐著危險的愛情,也有可能像是片尾那般讓人止不住唏噓的搶銀行的束手就擒。當所有的故事走到了八零年代,在《任逍遙》裡相同是整個社會中的一角,可其實他們是更激盡的將現實的無情讓人用一笑置之的手法表達。如果可以,也許是希望觀影的大眾可以更深的理解當下的無奈; 他們不是束手無策,是已經束身就縛,不敢顧望。在經濟底層的主角們,也許是因為未接受完整的教育,他們不想被現狀制約,卻也無力改變現狀; 像小濟自曝其短的想搶地痞流氓喬三的女人巧巧,也像是小濟和斌斌製造了一個假炸彈掛在胸前,大剌剌地衝進銀行裡,連觀察有沒有保全都不顧,只是直嚷嚷著搶銀行。

 

賈樟柯導演很喜歡在電影元素中加入流行歌曲這一調味,非常能相輔相成,甚至聽到某一首歌就回想起某一部作品; 《任逍遙》不只是片名,同時也是知名音樂人任賢齊紅極一時的流行音樂。整部電影出現過完整的二段; 前段是斌斌和唸國際貿易的女友,在類似MTV的包廂中細細低迴吟唱著的憧憬,第二回則是當斌斌被警察捉住後,警察說「唱首歌吧」,我們看見斌斌彷彿聲嘶力竭用盡全身力氣的不顧一切地大聲歌唱。那是和全世界拼搏的最後一絲力氣。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