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_路邊野餐 路邊野餐 金馬「歷」相關 52 華語電影 畢贛導演 金馬相關

詩一般的電影【路邊野餐 Kaili Blues】畢贛2015✪腦粉影評✪2018

彷彿將「詩」具體化一般,成就了畢贛導演的《路邊野餐》; 滄桑的聲調,緩緩地朗誦出一句又一句隱涵內心寫照的詩詞。也許信手拈來,或是真的風花雪月,好似都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藉由畫面一幕幕的傳達著濃厚的自我風格。電影中運鏡轉換讓人最為驚奇的是那一隻耳朵,這一幕切換到下一幕時,分別為近距離拍近後再拉遠; 又或是長長的鏡頭帶進整個山河,當然也包括了當老陳坐上機車後塺,鏡頭卻從兩房子間的小巷弄直接穿越。而這一個穿越,就彷彿時光隧道或是夢境一般,讓老陳和逝去的愛人在一個不同於一般時空的地方重逢及交會。所有錯過的、來不及的、心有虧欠的,老陳獲得了一個出口,一個積壓在內心深處很久很久都沒有解放過的宣洩口。這就是像詩一般的導演吧~ 華麗的詞藻包裏著平凡的事物,用豐富的文學涵養一字一句堆疊出一個讓人求知若渴的感覺; 即使電影帶出的畫面不是艷麗且充滿特效的,卻可以讓觀眾因為旁白的低沉嗓音廻繞,而有了一番截然不同的感受。太飽滿的情緒,已經不是用高潮迭起的字語可以形容,每一章節的劇情結構,雖然天馬行空,但我們都忍不住跟著他的步伐走進思念的想像之中; 悲傷與否,其實不是盡頭。他為自己建造了一個時空,而他的作品,是在這個時空中向前行。

 

中年的陳升 (#陳永忠 /飾) 在貴州凱里是一位醫生,還寫有一本詩集,書名取作《路邊野餐》; 每天相同時間的電視結尾,就會傳來他朗誦詩集作品的聲音。他並沒有以第一人稱「我」的角度說明自己的過去,而是用「朋友」的方式,在面對彷佛是妻子的女人眼前,娓娓道出那段一直不願看清的過往。傷了母親、傷了妻子後,在唯一能說能做的時候,拿出一捲老醫生本要交給舊人的磁帶; 也是在那一個時間轉換空間裡,他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唱出了「小茉莉」,這就像是一段最後的情話; 在一個其實已經不復返的回憶裡唱著:「小茉莉,請不要把我忘記;太陽出來了,我會來探望妳。」

 

《路邊野餐》是畢贛導演的首部作品,集結自己所擅長的詩詞及掌鏡畫面的想像,呈現出的電影,濃厚的特性係獨一無二。有人拿畢贛導演和王家衛導演的作品相比,認為兩者皆有一種關於記憶的潮溼感,這或許與《路邊野餐》中後那段與愛人重逢的情節相關,這是一種記憶延展的方式。也許是放空的片刻,或是打了一個盹,在夢境、在想像裡,做了一件彌補的事情。也有人認為風格略和侯孝賢導演相似,大概是緩慢的步調,慢慢堆積起一份濃厚的情感,當你以為已經是頂峰時,其實已經進入拋物線下降; 轉折間的收放,擁有屬於自己的韻味。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