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友罪 日語電影

原諒不是救贖【友罪 My Friend “A”】✪腦粉影評✪2018

【無情的批判是人的本性,雪上加霜也不過如此; 原諒了自己,顯得太容易; 如果原諒了對方,那只是太渴望得到救贖。我們不見得都有犯罪的本領,但我們也沒有消弭的本事。越是想塵封的過往,只是不堪回首的如影隨形; 只要時間沒有重來、只要你仍苟延殘喘,記憶猶如一個巨大的陰霾般包圍著自己,那和你有沒有親手劃下那一刀,其實沒有分別。冷眼旁觀又何嘗不試兇手的一員? 懦弱後的成長,有沒有讓你更懂得堅強? 或是一輩子沉浸在懊惱的懺悔之中,沒有勇氣結束生命,卻也裏足不前的頻頻回首。你以為你是強者嗎? 其實你只是想在一群弱者之中稱王而已。】其實從電影一開始,甚至可以說是一上預告,大家都已經大致了解電影內容了; 但讓人在看完後省思的不是你能不能幫朋友保守秘密,而是你是不是曾經在不自覺的狀態下成為幫兇。故事裡每一出場人物,都是脆弱的不堪一擊,那些背負著不能說的秘密的人們身後,都會有個加害者。他們掌控著不能說秘密的人,讓自己就像影子附著般的緊緊跟隨; 如同絕望的自己,彷彿惟有不放過讓自己悲痛欲絕的人,才能夠成為活下去的目的。

 

故事從兩名毫不相識的年青人一起進入工廠工作開始; 外向的是益田 ( #生田斗真 /飾),沉默不語的是鈴木 ( #瑛太 /飾)。兩人相同的是總在睡夢中被惡夢驚醒,但卻從來不說出關於自己的過去。直到某日,鄰近鄉鎮發生了一起男童兇殺案,激起了益田前女友杉木的注意,才逐漸地把那段已經即將被遺忘的憾事再度提起。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或是猜忌,近年來時常在日本電影中被提起; 他們是個高度重視隱私的人民,看著外表卻無法熟知內心。就如同我們在看電影一樣,鈴木雖然不擅言詞,但總會適時地幫助身邊的人; 益田看似親切,但個性卻又如同我們一樣,比起挖掘更會懂得隱藏。電影呈現方式不只是以主角為中心,也利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待同一件事情。

 

其實友罪的朋友不只一個,忍氣吞聲的我們,既使不是朋友,也都悶不吭聲。他們自認為「不幸的人」,身旁被受牽連的都是委屈; 而在千夫所指下的兇手,究竟是誰? 這是個輪迴,無窮無盡。他們都各自承擔著即將無力再負荷的秘密,小心翼翼的把它層層包起來、藏起來; 或是像藤澤一樣,靠著幫助比自己更弱小的流浪貓或是鈴木而生存著,但就連菟絲花都必需依附比自己更強壯的樹木,僅僅讓弱者俯首稱臣,只是讓自己更無路可退。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