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血琥珀

生命的賭注【血琥珀 Blood Amber】✪腦粉影評✪2018

李永超導演發揮驚人的勇氣與毅力,隻身來到烽火綿延的戰區_緬甸昔漂貢礦區; 為的是一群以生命為賭注,求的是一夕致富的夢想。他們在開採山區間生活不易,抽取地下水,是必備技能; 不知道是不是渴望富有的念頭像發瘋似的纏繞,讓在這裡生活的人們可以忽略這些艱辛的過程,一心一意的將時間虛擲在每一次的開採。他們用的是最傳統的方式,的在那小小的地下洞穴裡,一寸寸的敲打著石壁,每次每次掉下的屑屑都值得用燈光仔細的研究一番,誰也說不凖能開採到多大規模的琥珀,或是不是下一秒鐘起,自己就成為大富翁。採集的日子過得很辛苦,我們跟著李永超導演的步伐,深入了一個從未到過的地方,工人們只住在有塑膠帆布搭起屋頂的避雨所,四面都是開放式空間,睡覺的大通舖,睜開眼只能看見滿山遍野的雜草。而他們仍心繫著也許下一次入坑,就是榮華富貴開始的一絲曙光。

 

夜晚的炮聲轟隆隆的作響,一群採「珀」工人們不敢閉上眼休息,只能睜著眼等待天亮; 天亮代表的是戰火的休憩,也是代表著「開採」的希望。老闆李士豪曾經開採琥珀賺了一筆,錢來的又快又急,讓他毫不猶豫的又再下了一次豪賭給血琥珀。他和工人們就在這礦口的一小角過生活,在山裡沒有食用水,除了吃的喝的以外,都靠抽取地下水過生活; 鏡頭跟隨著這群工人裡年紀最小的白牧,一起深入礦井,那井深得看不見底,鏡頭沒有轉換的直直照著,就像是要引領觀眾們跟著白牧的身影一樣,消失在螢幕前。靠著頭戴式的燈光,那是礦穴中唯一明亮的來源,白牧和其他工人一樣,在這悶熱不透風的地底下,流著汗,冒著生命危險,一次又一次的採挖。運氣好一點,可以有一般蜜蠟色琥珀的削屑,就算只是如小指頭的指甲般,一整袋也頂多50萬緬元; 而等到李士豪將收入開始均分下來,白牧和其他礦工一人只有15000緬元。白牧說,自己很年輕就開始跟著各個老闆開採著琥珀,但是兩三年下來,也頂多寄回家20萬或30萬緬元 (約新台幣4254元~6381元)。他心想著再拼一下、再拼一下,就這樣的念頭支撐著自己到現在。

 

96分鐘的電影,我們跟著白牧的腳步在昔漂貢礦區裡游走; 跟著他們為了擷取水源翻過半個山頭、跟著他們在那幽暗的礦穴裡面,藉由昏暗的光線開採琥珀、看著他們一根菸總要抽上好幾天,因為得來不易、又或著一頓飯是米多菜少,因為只是充飢,不是享用。浩浩蕩蕩的九十分鐘之後,是四個人各拿著拳頭大的血珀,卻面無表情的看著鏡頭; 那象徵著即將富甲一方,且閃耀著深紅色的美麗瑰寶,是不是會帶領著這群採礦工人進入想像中財富與權貴的未來?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