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華與樸實共存的台北_楊德昌導演眼中的電影夢想與哀愁【恐怖份子 The Terrorizers】✪腦粉影評✪1986

繁華與樸實共存的台北_楊德昌導演眼中的電影夢想與哀愁【恐怖份子 The Terrorizers】✪腦粉影評✪1986

叛逆少女淑安因為男友大順被警方逮捕,在逃亡途中摔斷一隻腿的她只能在「家」休養。「家」在這部電影裡,對淑安來說只是一個代名詞,它代表著爹不疼娘不愛、代表著只有愛情才是淑安的家; 對富家子弟小強而言的「家」是一個經濟來源,他不需要辛苦的工作就可以輕易的獲得任何他想要的東西,而這就是他的「家」; 作家周郁芬來說「家」是一張無形的網,捕住了她追逐的夢想、捕住了她的靈感、困住她的精神、她的四肢,是一座看不見、摸不著也逃不出的牢籠; 「家」在李立中眼中是個可以放鬆心情的地方,但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和妻子溝通,總是遭到妻子冷眼對待。而原以為十拿九穩的組長職位卻指縫中溜走,他急欲的投向「家」的懷抱,但「家」卻一次又一次的將他推開、摒棄。

從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一一到這次的 #恐怖份子,楊德昌導演眼中的台北早期兼俱繁華與樸實。擅長利用電影氛圍展現當時的社會風氣,寫實的旁觀者角度不介入評判的呈現。多敘事體的小圈圈各自拉出一條線後相互交叉再分開,每一個故事看似連貫卻又獨立,而菲正是覺得這是楊德昌導演的特色之一; 他傳達的不是單一的解答,而是一道申論題,每位觀眾回答的方式都不一樣,但卻又不失重點。若就「恐怖份子」這部電影來說,每個人都各自為另一人甚至是自己的恐怖原因之一; 不是只有持槍會逞兇鬥狠的才是恐怖份子,所有心靈上的威脅、恐懼都是讓自己成為「恐怖份子」。一記槍響劃破清晨台北的寧靜,原以為只是一次查獲私賭的黑道報復,沒想到卻衍生出更細膩又繁鎖的劇情。跳出窗檯的少女樣貌被一名路過的富家子弟拍下,小強一直認為自己可以成為一位傑出的攝影家。而他的確也傑出,他擅長拍下那一張又一張對人生充滿迷惘、不置可否卻又堅定的複雜情緒的臉。

叛逆少女淑安因為男友大順被警方逮捕,在逃亡途中摔斷一隻腿的她只能在「家」休養。「家」在這部電影裡,對淑安來說只是一個代名詞,它代表著爹不疼娘不愛、代表著只有愛情才是淑安的家; 對富家子弟小強而言的「家」是一個經濟來源,他不需要辛苦的工作就可以輕易的獲得任何他想要的東西,而這就是他的「家」; 作家周郁芬來說「家」是一張無形的網,捕住了她追逐的夢想、捕住了她的靈感、困住她的精神、她的四肢,是一座看不見、摸不著也逃不出的牢籠; 「家」在李立中眼中是個可以放鬆心情的地方,但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和妻子溝通,總是遭到妻子冷眼對待。而原以為十拿九穩的組長職位卻指縫中溜走,他急欲的投向「家」的懷抱,但「家」卻一次又一次的將他推開、摒棄。

整部電影以女作家周郁芬為主軸擴散,他們彼此環環相扣再憑藉著每一個人的故事集結合成一部電影。比起#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來看,主角不具有單一性,但若從#一一來看,故事結構就較為相似,每個看似獨立卻又缺一不可,這是導演的特性也是吸引觀眾目光的原因之一。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