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 Kim Ji-Young Born, 1982】2019✪腦粉影評✪請不要視為理所當然的簡單

『女性正要站上舞台』肯定是南韓電影在二零一九年最重要的願望,且沒有之一;從金馬影展的《別有墓地》到本週上映的《82年生的金智英》在再將女人堅毅又充滿韌性的獨特,用滿滿內歛和豐富的情感表現的極具張力。尤其是《金智英》裡利用了許多現在與過去、真實及記憶層層堆疊,一段故事橫越三個世代,不少導演或是編劇時常提起的就是關於女性是讓人不解又讚歎的偉大;她們像是天生注定就必須與命運背道而馳,才算是隨波逐流的安逸。眼前一位我深愛著的男人許下誓言會視我為如珠如寶,將緊握住我的雙手、捧著我的真心,用微笑和愛來填滿彼此的人生。愛情、婚姻、家庭是循規蹈矩的大人三部曲,然而整個社會似乎只把重任加諸在女人身上,相反的在男人立場,只要願意給出承諾就是無比的光榮。而且男人就像是放完婚假後就又回歸到『原本』的步驟,輕鬆的只是彈指之間;女人將『必須』捨棄工作、成就(雖然我們都不是很理解媳婦熬成婆的心理,也不明白為什麼如果同樣擁有兒子和女兒的婆婆居然還大小眼),而電影《金智英》面面俱到的詮釋身為一個女人的歷程。在愛情、家庭、懊悔和委屈與責任感的趨使下,奮力地抬起沈重的腳步向每一個嶄新的明天前進。

 

金智英聰明又美麗,在工作上表現也是亮眼,尤其崇拜職場企劃組組長,才生下孩子一個月後立即重返崗位;熟練、聰慧和能言善道,是在樸素家庭長大的金智英從未接觸過的女性類型。現在的我們才發現原來許多視為理所當然的觀念是從許多的小細節堆砌而成,例如逢年過節該去慶祝的目的地、例如媳婦該盡的本份、例如為母就該則強、例如放棄夢想⋯等。一九八二年出生的金智英在一個依舊重男輕女觀念的家庭,母親美淑生了三個孩子,直到第三胎才生下么子,雖然父親以及外婆都事事看重弟弟,但值得慶幸的是母親努力讓女兒們沒有重蹈自己的覆轍,日子過得再艱辛,牙咬著也是一路撐下去。智英的丈夫大賢已經是新時代的男性,沒有把妻子智英的付出看做正常,雖然智英對突然降臨的全職婦女角色扮演的唯妙唯肖,而且也總是面帶微笑的說著滿足現狀,可內心的恐慌和對改變人生目標的無所適從,逐漸讓智英變成另外一個人;有的時候是已經過世的老外婆、有時候是母親、有時候又是朋友,而從中交集的中心點,則同樣是不斷的安慰任何一個身份的自己不要害怕。大賢看著妻子智英的轉變,不只一次在夜裡責備自己就是讓智英生病的兇手,他不停滯的求助心理諮商師,希望有人可以幫幫智英。

 

《金智英》對我們來說可能是更貼近母親那一輩的角色,而現實是仍在南韓生活上演着重覆的戲碼,這也是導演金度英希望被觀眾看見和正視,因為應該不存在任何的不平等,尤其是為一個家庭相同等的付出。學會感同身受當然不是容易的事情,如果可以,就算只是減少一句冷嘲熱諷,對當事人來說都會是削去一點一滴的沈重負荷。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