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翼殺手 Blade Runner】2020| 是什麼讓我們成為人類? |腦粉影評

雷利史考特導演於1982年推出的《銀翼殺手》堪稱經典級的科幻電影; 當然對於2020年的我們來說故事該是陳腔爛調,不過不可思議的是《銀翼殺手》影中呈現的各式各樣的科幻未來場景居然讓人耳目一新。且畫面帶給觀眾的氛圍以及劇情架構其實別出心裁,在推陳出新的電影圈裡能夠被喻為『經典』,保證是所有熱愛欣賞電影的觀眾們不容錯過的盛事。即使『複製人』題材儼然成為電影素材裡最常被利用的主軸,但居然早在38年前雷利史考特導演早就搶先機的以2019年的未來世界為背景,展開一場奇幻的電影旅程。

 

瑞克 ( #哈里遜福特 /飾)為負責執行銷毀人造人任務的《銀翼殺手》。瑞克在緝捕人造人的過程中,在分辨人或人造人的方法之一是利用反覆詢問某些問題,藉此觀察對方的眼睛,來判斷眼前的『人』究竟是人? 還是人造人? 真正研發出人造人的科學家,一直不斷地精益求精,試圖製造出更完美且無破綻的人造人; 可是在這樣的前提下是困難的,因為人造人的記憶很近且生命很短暫,當被詢問的問題是人造人沒有真正發生過的事情時,眼神將會是茫然又空洞,好比:「請形容你的母親?」為了突破這一環節,瑞克前往Tyrell公司總部,在這裡他遇見了一位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瑞秋。工作性格引起的職業病讓瑞克忍不住對瑞秋產生懷疑,但是,瑞秋對於童年的記憶敘述的仔細,彷彿她真正是自小時候長大的瑞秋。逃亡的人造人首領Roy和女友Pris像是發瘋似的積極尋找造物主Tyrell,原來地球政府為了避免在外太空殖民地的人造人數量日趨龐大,每一位人造人都有其被系統設定好的生命,為期四年; 但是Roy和Pris開始相愛,愈是深愛的每一天,都是愈接近死亡的到來,他們渴望如同人類的愛情故事該是永遠,造物主是宛如救世主的化身!!

 

在《銀翼殺手》裡,壞人與好人似乎不單單只是用外表來做區分; 美麗的瑞秋在經歷過瑞克的層層問題之下逐漸懷疑起自己、Roy誓死方休的決心在知曉大限將至時的慈悲、Pris艷麗的外表下真正藏著的是人造人被賦予殺戳的好勝心、瑞克既為銀翼殺手,為什麼總在夢裡看見一隻不存在在真實的獨角獸? 『我看到過你們這些人絕對無法置信的情景。戰艦在獵戶星座之肩燃起的熊熊火光、C射線在幽暗的宇宙中划過了『唐懷瑟之門』,但所有的這些瞬間都將消逝於時間,就像淚水淹沒在雨中。』人與人造人之間的差異究竟是什麼? 《銀翼殺手》中探討的已經不純粹是這個簡單的問題,其實還包含了生命的意義; Roy反而是《銀翼殺手》裡最讓人深思的角色,他在見到造物主Tyrell後明白了自己既為奴所創造,就不可能有能力推翻這一切,而Roy插著釘子的手,宛如呼應著上帝之子,因為他與祂同樣都被造物主所犧牲,只是Roy沒有復活、沒有一呼百應的能力、也沒有跟隨著,他只能孤單的接受這一切…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